博客网 >

当代诗坛名家作品课堂讲析:严力诗三首解读

主持人: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诗评家)

参与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生、教育硕士生

时间:2005111

地点: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研究所

 

谭五昌:严力是当代诗歌界最具活力的诗人之一,他历经了几个诗歌创作阶段,从最早的白洋淀诗群,到八十年代的朦胧诗,严力都沾边。据严力本人讲,他与北岛、芒克等朦胧诗人有过诗学上的密切接触,也就是说,在艺术滋养上,与朦胧诗人有比较密切的联系。但是,严力与那些朦胧诗人的情况有些区别,比如北岛和芒克,他们基本上都是历史性的诗人。当他们经历了他们辉煌的创作历程后,在九十年代,基本上属于他们的沉寂期。尽管北岛现在也还在创作,但诗歌界比较普遍地认为,北岛的诗歌成就和诗歌形象,还是固定在八十年代。而严力不是如此,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国以后,他在海外一直坚持用母语写作,而且始终与国内外的诗歌潮流保持同步,其诗歌风格总是能够做出相应的变化,自我调整得比较好,所以他的诗歌受到当今很活跃的诗人,包括知识分子和民间诗人在内的肯定乃至推崇,而且有许多诗人把严力的写作看作是民间写作,认为是最典范的一个民间诗人,甚至把他看作一个小小的民间写作的源头。这一切都奠定了严力在当代诗歌界的地位。我认为,如果给他定位的话,当代诗人对严力的认可实际上是认可严力的创作活力。因此,我在这里有意识的选择了他的三首诗,分别代表他不同的创作阶段。一首是《还给我》,这是他八十年代的代表作;九十年代选了他的《纽约》;二十一世纪以来选了他的《黑暗之歌》。我认为这些诗也体现了他的创作风格和诗学趣味的转变。所以我觉得分析这三首诗,是以点带面、以点带线,能比较全面的认知、体会、掌握严力诗歌的艺术特色。下面我们先来解读第一首《还给我》。

 

一、解读《还给我》

这首诗写于1986年,86年是个什么年代?是朦胧诗退潮的年代,也是第三代诗歌开始兴起的年代。第三代诗歌与朦胧诗最简单的区别就是:第三代诗歌已经把个人化的诗学趣味大面积的囊括进来,而朦胧诗基本上还是一种集体化的书写,是一代人的声音,尽管在诗学上已经吸收西方的现代主义,作为一种诗歌形象,朦胧诗书写的还是一个“大我”的形象。但第三代诗歌书写的是个体的形象。很奇怪的是,我发现在这首诗中,严力已经有意无意的和第三代诗人打成了一片。像《还给我》这首诗已经摆脱了一代人的身份,书写的是个体的我,这一点说明,严力的转型和自我调控能力比较好,也就是说,这首诗从其内容和书写方式来说都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从主题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首诗是一首怀旧主题的诗歌。这个主题在具体的书写过程中层层推进、深入。

根据对其主题的分析,我来做个解读:这首诗总共可以分为五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我认为是对童年经历的一种怀旧。为什么如此理解?“还给我,请还给我那扇没有装过锁的门,哪怕没有房间也请还给我”。这里有个“门”,门里边肯定有个房间,这个房间象征着私人空间,这个私人空间是经历过公共话语之后的诗人们最怀念的一种生活情境,这种情景我把它想象为一种童年的情境。童年在我们的记忆中是最纯真的、最纯洁无邪的,我们进一步想象,也许在这扇门里抒情主人公留下了许多小小的、可爱的秘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童年的旧居不存在了,房子可能不存在了,那么在怀念它的时候,选择一个什么的意象最好呢,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个“门”,表达得很到位,通过要求还给“我”那扇门,表达对有过许多美好记忆的、纯真的童年时代的怀念。

第二个层次:我理解为是描写一种非常富有田园牧歌情调的少年时代的情景。“还给我,请还给我早上叫醒我的那只雄鸡,哪怕被你吃掉了也请把骨头还给我”。他写了这样一种场景,一只雄鸡与他亲密为伴,可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也许是来了个远房亲戚,就把这个鸡杀掉吃了。作为一个少年他想为雄鸡反抗,但是无能为力,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这只鸡被放进锅里炖成一锅清汤,我们可以想象到这样的场景:客人们津津有味的吃着鸡,最后只剩下了一碗骨头,“我”望着这个盛满骨头的碗很伤心,显然这是一种怀旧,怀念少年时代有趣的往事、怀念这种纯真时代。这也完成了时间的又一层推进。

接下来,第三层,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青年阶段。“请还给我半山坡上的那曲牧歌,哪怕已经被你录在了磁带上,也请还给我”。这里有一个典型的场景,记述了作者朦胧的情感经历,在草原上、山坡上或者任何的野外,有一个青春美丽的女主人公,然后他们在对唱牧歌,由于当时没有先进的设备,肯定是没有录下来的,但这种原始的自然本真的、带着青年男女美好的情思的那种歌曲深深触动了抒情主人公年轻的心灵,多少年以后,那些原始的情歌被录下来,变成了商品被贩卖,所以当“我”听到这些情歌时,回忆起当年的一幕一幕,内心有一种沉痛感,希望能还原这商品背后的人的美好情感,所以才会有这种书写。  

接下来,第四个层次,作者很自然地写到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经历,这是顺着第三个层次来说的,“还给我,请还给我爱的空间,哪怕已经被你用旧了,也请还给我”。这里面可以看出作者对这场爱情非常珍惜,但是也很明显,这场爱情受到了波折,性质发生了转换,本来应该是一场很美好的爱情经历。这里作者用了一个词“用旧了”,表明抒情主人公希望修复那种美好的爱情,重新去占有、重温一下那个爱的空间。

从上面四个层次,我们能看到抒情主人公成长的轨迹,这种成长的轨迹和抒情主人公情感的经历之间是能找到一种对应关系的。随着抒情主人公慢慢的长大,他的情感也变得丰富起来,遵循着从童年到青年的一个轨迹。他讲述了童年与“门”的关系、少年与“鸡”的关系,青春期时代与“牧歌”——一种朦胧情愫——的关系,以及成年后直接的与“爱”的关系,其实,这四种关系都是一种爱的关系,所以怀旧的主题也是一个爱的主题。

第五个层次,爱的主题变得开阔,由男女之爱变成了兄弟姐妹之爱。这里的表述也很机智,“请还给我我与我兄弟姐妹的关系,哪怕只有半年也请还给我”,视野和心胸也变得开阔起来。

到结尾,诗的空间已经开阔到了让我们肃然起敬的境界,爱的空间无限的辽阔,跃过了男女之爱,跃过了兄弟姐妹的爱,放眼到整个地球,“请还给我整个地球,哪怕已经被你分割成/一千个国家/一亿个村庄/也请你还给我”,现实中由于国家利益而形成的各种冲突令人担忧,早在二十年前,诗人就发出了一种呼吁,希望整个世界、整个地球,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要以兄弟姐妹的名义相亲相爱,让整个地球变成美好的人间,让这个世界充满爱。整个这首诗我认为是一种情感的诉求,诗人希望“还给我”,“还给我”什么呢?作者从六个方面层层渐进,步步深入,这种情感的诉求就是一种爱,对美好事物的一种追求,他呼吁挽留这些美好的事物,让它们停留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停留在地球上。从这首诗我们看到了八十年代诗人对美好的传统价值的回顾与认同,这与九十年代流行海内外的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潮完全不同。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诗人们还自觉地接受着精神的洗礼,他们是精神家园的守护者,所以在写作的过程中,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当作是维护美好传统价值的使者,这对建构我们的精神文明是有积极作用的。人们对八十年代的诗人有着崇高的想象与期待,诗人们有着辉煌的经历。

如果仅仅解读到这里还是远远不够的,这首诗在诗歌史上的地位的确立,除了它的思想价值外,还有其艺术的价值。首先,它能够设置一个对话的框架,对话的形式。“你”在作品中出现了五次,每次指代不同的对象。在北岛的《回答》中,诗人是对整个世界说话的,理解起来相对比较简单,而在这首诗中,我们不得不考虑每次出现的“你”是什么意思,这造成了意义上的朦胧。第二方面,严力的这首诗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诗的语言与日常的语言有什么区别?我认为严力的这首诗体现了诗歌语言的标准:那就是对日常语言提升后机智的组合与巧妙的搭配。比如这句诗:“请还给我与我兄弟姐妹的关系,哪怕只有半年也请还给我”,我们可以用日常语言表现出来:请让我与我兄弟姐妹的关系保持半年吧,这就不如诗中的语言简洁,到位,富有诗意。第三,这首诗的空间感非常的好。诗的空间在不断的扩大,先是在一个屋子,然后转移到野外,最后转移到整个地球;第四,与这种空间感相适应的,是作者丰富的想象力。我自己认为,想象力永远是一个优秀诗人的标准,当一个诗人丧失了想象力时,他只能算作一个二流或三流诗人。“一千个国家、一亿个村庄”是空间的想象;“哪怕已经被你录在了磁带上,也请还给我”则是一种语言的想象力。

受到人们肯定的诗歌主题和诗歌本身在艺术上的价值确立了这首诗在当代诗歌史上的地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是一首非常出类拔萃的诗歌,不仅被认为是严力本人的一首经典之作,也被认为是八十年代的经典之作。

唐光胜(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还给我》是一首哀歌,是一首悲歌。从标题可以看出,作者所珍视的东西,在那个非正常的年代已经失落了,或者可以说是被别人“抢”去了,所以,作者满怀悲愤和无奈,甚至是以乞求的语气,向对方索回。“请还给我那扇没有装过锁的门/哪怕没有房间也请还给我”,“门”是专门用来供人进出的,按照常理门后一般来说是有房间的。“没有装过锁的门”,正好让人们自由地进出,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人生需要一个“门”进出,需要一个“房间”——“精神的家园”来安顿自己漂泊的灵魂,这点卑微的要求,对一介草民来说,却比登天还难。怪不得一向洒脱的李白,会仰天悲歌:“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请还给我早晨叫醒我的那只雄鸡/哪怕被你吃掉了也请把骨头还给我”,“早晨叫醒我的那只雄鸡”,可以看作是在漫漫长夜中保持头脑清醒,随时准备以自己的“鸣叫”来唤醒在“铁屋子”中昏睡的人们的启蒙者。《诗经》中说:“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历史上的许多志士仁人,在国家危难的时候,为了唤醒民众,不惜牺牲自己身家性命。但是到了十年浩劫这个“疯狂”的时期,由于经历了太多的惨痛,许多人的心已麻木了,缺少一种敢于担当的精神,大家都噤若寒蝉,这时已经不是“鸡鸣不已”了,而是变成了“鸡已不鸣”的“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悲惨局面。于是,无数人便在这黑甜梦乡里,睁起眼睛做了一场恶梦。作者深情地呼唤鸣叫的“雄鸡”,实在不能达此目的,也要对方奉还“雄鸡”的“骨头”,以便在将来政清人和的时候,能象“凤凰涅磐”那样,从死灰中复生。“请还给我半山坡上的那曲牧歌/哪怕被你录在了磁带上也请还给我”,“牧歌”是在乌托邦之中吹响的仙乐,只有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你才能以纯真如赤子之心去聆听。在现实社会,它已被“录在了磁带上”,彻底地凝固了。人们心中那个“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池塘”,也变成了“春风吹不起半点沦漪”的一沟“绝望的死水”。“请还给我/我与我兄弟姐妹的关系/哪怕只有半年也请还给我/请还给我爱的空间/哪怕被你用旧了也请还给我”,在那个“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时代,父子决裂,夫妻反目,兄弟姐妹内讧,亲朋好友成为寇仇。作者呼唤真情的回归,“哪怕只有半年”甚至半天,浪子能够毅然回头,兄弟能够和好如初,夫妻能够破镜重圆,人生也死而无憾了。尽管“整个地球”已被无情地“分割”成无数细小的碎片,但九九归一,作者期待着在贝多芬的《欢乐颂》中,全世界的人民舍弃仇恨,团结成为亲兄弟。

 

申丽娟(北师大05级当代文学硕士生):我觉得老师和唐光胜同学对这首诗两种不同的理解都很有见地,都能成立。“还给我”,显然是对本来属于自己但是却被别人掠走了的美好东西的诉求,希望自己再能重新拥有。从对具体的东西的诉求,如“门”、“鸡”到对抽象的“权利”、“关系”、直至“地球”发出诉求“还给我”。时空在不断的扩大,情感在不断的升华。对于八十年代的诗人们来说,他们失去的太多太多了,不管是自己的小世界还是经历过的大世界,所以时过境迁以后,再返回来审视自己审视过去的时光,他们情不自禁的发出强烈的呼喊“还给我”,所以我觉得,这个“我”,是诗人小我,但又不止是他一个人,而是像他一样的许多“我”,“你”不仅是具体的某个人,同时也是过去毁掉那些美好东西的大时代。

贾亮(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我觉得诗人是在寻找人生的本性。“门”是要敞开心扉;“雄鸡”代表一种斗志;“歌”是一种对自由、欢乐的向往。

杨如兴(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法拉第说过,诗是一个谜,诗无确解。正是这种无确解和朦胧性才让诗显得更美。所以我们可从各个方面去理解这首诗。或者是结合社会背景,或者是从诗人自身出发。

许莹(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这首诗隐含着一种力量,是一种哀婉的呼吁。

李春鸣(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我觉得这首诗体现了一种对比的张力,诗人不断地在维护、呼吁美好的东西,但他们被破坏了,这引起了诗人情感的波动,反复强调“还给我”。另外这首诗像一个相册一样,体现了时间的流动性,今昔、往昔、时间、空间的交融性。

谭五昌:作者不断重复“还给我”,表现出一种很强烈的情感诉求。不管是门也好,雄鸡也好,牧歌也好,兄弟姐妹也好,这些美好的东西都失落了,作者呼吁它们回来。所以这里面一方面是失落,一方面是诉求,张力就体现在这里。在现实中,这些美好的东西与诗人的理想发生了强烈的错位,所以诗人呼吁它们回来。

苏玉军(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这首诗体现了诗人的愤恨,诗人不断强调“还给我”。就是要要回他被夺去的东西。谁夺去了这些东西?还给我什么?跟谁去要?都让我们去思考。

徐健(北师大04级当代文学硕士生):这首诗是对已逝时光的一种感伤,那些美好的意象、互不设防的人际关系都已成为过去。正是“你”的出现破坏了这种美好的东西,让诗人和这些东西疏离了。

谭五昌:“你”的设置形成了一种对话,对“你”的意义大家有着不同的理解,恰恰是这种对话,这种不同构成了这首诗的朦胧性。“你”是什么,大家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你”肯定是悲剧的制造者,作者在与“你”对话,对“你”的感情是复杂的,多样的,有埋怨、怨恨,但有时又有些宽容,正是这种对话的多样性构成了情感的多样性。总体的情感是怀旧,也比较伤感。

大家的讨论很好,可以互相补充、互相激发。

二、解读《纽约》

谭五昌:这首诗创作于1996年,如果我们把八十年代算作严力创作的早期,九十年代算作他的中期、新世纪以来算作他的近期的话,那么《纽约》这首诗我认为是他中期创作的一首比较有意义的诗歌。虽然在艺术上不一定是很成功的,但是一定是可以供我们解读的一个有意思的文本。《纽约》这首诗建构了我们对于纽约这个世界都会的文化想象。我们在文化批评中老说对西方的文化想象,纽约的形象实际上代表了对美国的文化想象。9·11很大程度上摧毁了纽约的形象。在这首诗中,作者以一个旁观者、一个移民的身份勾勒了纽约这个世界都市的形象。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他对美国这种异国文化的书写。在当代诗人笔下,集中笔墨对美国这种大都市的经验化描写并不多见。比如北岛、杨炼、多多等这些由于各种原因出国的诗人形成了中国当代诗人海外军团。他们到了西方,处于一种西方文化和语言的包围之中,其实他们很不适应,作为一个中国人他们的身份就受到了质疑,所以诗人在写作时遇到了困难,他们总是摆脱不了中国人的身份,中国人的经验,因此,在他们的作品中,很少呈现纯粹的西方人的经验。但是在这首诗中,我看到诗人在努力地集中地把纽约的经验书写出来,让我们认识一个活生生的纽约,让我们这些没有到过纽约的人有一个认识和体会,这种感觉是比较真实的,这种体会恰恰是严力给我们带来的。诗人给我们呈现的是个疯狂的纽约,色情、暴力,充满了诱惑、充满了刺激。当然也有好的东西,比如自由,诗中写道:“在纽约/自由是无边无际的”,诗人把许多好的、不好的经验都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多元的、混杂的文本,给我们带来了阅读上的强烈的冲击。我不知道在座的诸位在阅读这首诗时是否有一种快感,这种快感既包括美感也包括刺激,感官上、心理上的刺激,因为诗人的抒写很直接,没有那么多的朦胧、优雅。而这种不优雅恰恰是和纽约这座城市的不优雅吻合的。所以说诗人的书写方式、美学趣味与他的抒写对象是契合的,匹配的。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文本。

一开头,作者说:“没到纽约就等于没到过美国”,也就是说纽约经验等于美国经验,但是下面一转,“美国人对纽约抱有戒心”,说明纽约经验并不完全等同于美国经验。可能纽约经验代表了美国人的极致、极端的部分,它提供了一个极端的美国人的经验和形象。

接下来,诗人说,“到过纽约就等于延长了生命/一年就可以经历其他地方十年的经验”。我们不是追求生命的厚度、追求刺激吗?纽约就为人们提供了这种极端的体验。美国的其他地方也许并不像纽约那样,所以他们要体验这种生活,恐怕也得到纽约,因为在那里,一年就等于十年,什么都可以经历,可以说集中了人类社会的所有种族的经验,这些经验在纽约被放大了。这是总体的抒写。

下面分开来说。在第三段中,有一个关键词叫“恶毒”,也就是说纽约是一个能够把人的恶充分激发起来的地方,作者这里用了个比喻,“自己被自己的恶毒扭曲成弹簧”,这个恶毒是对纽约经验感性的态度。但这种恶毒是环境造成的,“都出自纽约的压力”,在这种快节奏的都市中,人们为了缓解压力,就会去寻求刺激。下面是纽约人的总体的心态:躁动。这是一个很躁动的城市。让我们来见识一下纽约人,首先从司机开始,纽约的司机很标新立异,“好像要带领世界的潮流去闯所有传统的红灯”,“但是别忘了小费”,从纽约人身上我们能看到人们的唯利是图,看到金钱在纽约人心中的位置。接着又写到纽约的市民,“这是一个充满了犯罪学老师的地方”,我们看到这里的人们对犯罪充满了狂热的热情。它也许会让你一夜成名。诗中这两个元素与场景非常有代表性:色情与性。这在美国的夜生活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而且作者书写得很直接。“大苹果”可以认为是情爱的意象。“苹果”不仅在夏娃与亚当之间传递,而且在夏娃与夏娃之间,亚当与亚当之间传递,我们可以理解为“同性恋”。“大声咀嚼的权力掀起了许多不繁殖后代的高潮”,在美国同性恋是非常自由的,有很大的空间。在纽约,人们只是享受身体上的快感,并不是像我们一样追求以传宗接代为基本的爱情的需求。

诗中有一个片断是对色情场景的一种赤裸裸的表现。这里我们要注意这个词“解开”,很有挑逗性的一个动作。“口红” 是一个来自女性的意象,也是色情的一个意象。这是对情爱、性爱、都市欲望的直接的描述。这也是纽约夜生活场景的直接的展示。接下来的一段揭示了物质都市的病症,这种病与人的弱点有关。“妓女”,妓女在纽约的作用是男人的安慰剂。男人需要妓女来拯救自己的身体或者暂时麻痹自己的灵魂。我们可以想象在这里男人堕落到什么地步,直接用身体来解决自己的痛苦。这也是纽约人精神空虚的一种极端的行为。“繁荣就是纽约骄傲的毒品”,这里运用了反讽、矛盾修辞。再往后是对自由的描写。“纽约是用自由编织的翅膀”,在纽约自由是无边无际的,我们可以任意的想象。接下来诗人又写了纽约的商业。“不管你是什么牌子的创作发明者/或者你使用了最大的历史的轮胎/但纽约的商人已经在未来的路上设立了加油站”,含蓄而生动地写出了纽约商业对文明的阻碍。最后一段,“纽约在自己心脏里洗血”,这是一种暴力的意象。“把血洗成流向世界的可口可乐”更是深刻地揭露了纽约对世界各地的经济与文化侵略,罪恶与繁荣并存。

杨保海(北师大05级文艺学硕士生):这首诗使用了一些反讽手法,收到了不错的艺术效果。

杨如兴(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这首诗作者运用了反讽、比喻、悖论等手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另外,诗人写出了西方发达国家的丑陋、异化、精神空虚与堕落,具有批判性。

谢争艳(北师大04级当代文学硕士生):这只是诗人眼中的纽约,纽约的一切都被诗人放大了、夸大了。现实也许未必如此。

李雪(北师大04级当代文学硕士生):这首诗体现出了中国诗人在都市经验描写上的一些局限,巴尔扎克、左拉等都写过都市,但挖掘得很深。

孟睿睿(北师大04级儿童文学硕士生):这首诗给人一种狂乱、混乱的感觉,语言组合上也很显得急促。

谭五昌:大家说得对,如果诗人能深入到形而上的哲学的层面来书写,厚度可能会加重一些。另外,孟睿睿也说到一点,感觉还是很敏锐的,这是一种语言的狂欢,我们可以感觉到诗人写作时的躁动,这正好与纽约的躁动、纽约这个疯狂的城市形象给世人带来的感受是一致的。形式上的躁动不安与纽约的躁动不安构成一种对应关系。这正是这首诗的特点。从艺术上来说,大家认为这首诗好像稍有逊色,非常具有内涵的意象语言没有出现。可能是与诗人写作时的急于表达有关。这首诗并不是最成功的,但是非常很有意思。至少诗人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鲜的经验,满足了我们对美国大城市的文化想象,所以在当代诗歌史上也有它存在的价值。

三、解读《黑暗之歌》

谭五昌:这是一首近作,写于2003年,我觉得这首诗能够代表严力近阶段的创作风格和实力。在九十年代,由于作者移居美国,所以他给我们奉献了一首《纽约》,现在,他的身份是游移不定的,既是美国人又是上海人和北京人。这也是当下好多诗人的身份状况。在文化批评中,诗人的身份问题对他的写作立场、写作的观察点是很重要的。那么在严力当下的写作中,诗人身份变得淡化了。在《纽约》中,诗人是个异乡人,对于纽约人来说,他是个他者,而在这首诗中,我们看不到,我们只看到一个纯粹的诗人的身份。

这首诗的题材很传统,对黑暗,对黑暗的感受、感觉,他写得很好,从总体艺术风格来说,是现代主义的书写方式。而不是古典的,浪漫的,后现代的。这首诗的亮点在于诗的想象力,一是对世界的想象力,一是对语言的想象力。另一方面,诗人还能从形而下的层面深入下去,进入形而上的层面,有哲思的味道,有思想深度。在语言上也是很成功的,是充满诗性的语言,这是一个总体的评价,下面我们来具体解读。

这首诗一共三段,作者对黑暗的感受也是一个层层深入递进式的过程。第一段作者写了对黑暗的感受,“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黑暗”,这个重复说明黑暗给他有力的刺激。接下来,“我看见了黑还在继续暗下去”,把黑暗这个词拆开来说,这就是词语的想象力,让你觉得很有意思,很有陌生化的修辞效果。“负15瓦,负30瓦,负40瓦,负100瓦”,我们很难见到这样的描述。在现实中我们很少用负数,作者这样描述来表现黑的程度,负的越深,黑得越浓,同时表现了作者对世界的想象力和对语言的想象力的出众。另外,“我看见了黑暗对自己的信心”,这种拟人化的手法很巧妙,让人产生很深的印象,真切地感觉黑暗在统治着这个空间。

第二段,继续深入描写黑暗。“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黑暗的强大”,这是一种很机智的表达,本来强大的黑暗就不易看见,作者却把它颠倒过来,“我看见了黑暗的强大”,虚实结合,这体现了诗人语言上的想象力。“在黑暗里见到的都叫黑暗”这也是一种充满智慧的修辞。然后,作者重点抓住了“镜子”这个意象来表现黑暗的强大。“镜子在黑暗之中照出了自己的黑暗”,很有深意,说出了黑暗的本质。结尾继续强化这种感受并且升华,由形而下的感受进入到形而上的思考。“我还看见了,还看见了声音”,声音是不能看见的,作者通过听觉效果来更突出他的视觉效果。能听到声音,更凸显了这个房间的黑暗。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黑屋子里的声音显得格外得清楚,而灯火通明时声音就不觉得有那么清晰响亮了。这是一种通感效果。用声音来衬托黑暗的强大。“我还看见了我的声音向着你们的耳朵前进”,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句子,非常形象生动,富有灵幻色彩,下面变得抽象,“我看见了力量,黑暗与光明团结起来的力量”,也很漂亮。在黑暗之中听见了声音可能代表光明。我们可以用顾城的一首诗作互文性解读,“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在黑暗中人就会自然的升起对光明的渴求。这是一种哲学的升化,写到这里已经很棒了,写得非常饱满,非常有思想深度。但是,诗没有到此为止,结尾又转了一个小小的弯,“如果没有黑暗,灯泡,卖给谁”,由此把我们引向了更深刻的思考,更辽远的思绪。光明的价值恰恰是建立在黑暗的基础上的。这就是哲学的关系,辩证的关系。作者写得很睿智。结尾事实上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世界的角度。总之,这首诗写得简洁有力,意象饱满结实,而且很有深度。和《纽约》截然不同,《纽约》的叙述拉得比较长,震撼力、爆破力不是那么强,而这首诗的震撼力、爆破力很强。这是新世纪以来以黑暗为写作对象的一首不可多得的好诗。

 高峰(北师大04级当代文学硕士生):这首诗我觉得与前两首相比,思想性更深刻,显示出作者更复杂的认识和思考。

申丽娟(北师大05级当代文学硕士生):我认为这首诗写得很好,作者把黑暗这种抽象的东西具象化了,把虚的东西写实了,这很不容易。另外一点是通感手法运用得非常好。“我看见了声音,看见了力量”,多种感官的交叉。作者写得也很有力度、很有动感。“我看见了声音/向着你们的耳朵前进”,这是声音的力度。这首诗写得也很深刻。但是在结尾,“如果没有黑暗/灯泡/卖给谁”,他为什么要用“灯泡”这个词,与前面很美的、很深刻的诗句相比,我感觉“灯泡”这个词似乎俗了点。

张军妹(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这首诗主要是歌颂与赞美黑暗的价值。

唐光胜(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结尾用“灯泡”这个意象,我觉得是一种解构。黑暗一方面给人带来灾难,带来痛苦。另一方面,诗人在黑暗中反省,沉思。这是在其他情况下难以体会到的感情。

梁爽(北师大04级当代文学硕士生):在传统意义上,黑暗代表着反面的消极的不好的东西,但这首诗《黑暗之歌》却是对黑暗的赞歌。黑暗是人们认识世界认识自我的一种不可缺少的东西。

贾亮(北师大05级教育硕士生):读了这首诗,我就想到黑暗与光明永远是相对的,黑暗给了作者自我反思的机会。

杨宝海(北师大05级文艺学硕士生):我觉得这首诗可以这样理解:他是对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的探讨。或者也可以认为过去十几年的政治的黑暗反衬出了黑暗的价值。

万姗姗(北师大04级当代文学硕士生):这首诗用了自嘲反讽的手法,结尾又强调了黑暗的价值。

孟睿睿(北师大04级儿童文学硕士生):我觉得这首诗名字是不是俗了点,《黑暗之歌》,标题取名为“XX之歌”的太多了。

申丽娟(北师大05级当代文学硕士生):我补充一下,刚才我的意思不是说结尾不好。我赞成作者换一个角度,从黑暗的对立面来写,这样既能进得去又能出得来,非常好。我只是觉得“灯泡”这个词有点俗而已。我同意大家的说法,这是一种解构。另外,我不认为诗歌的名字俗,虽然我们有很多的歌,但我们看一下都是什么《青春之歌》、《战士之歌》之类的正面的歌颂,作者正是用了人们熟悉的这种形式却在为黑暗大唱赞歌,让人在熟悉中看到惊奇和迥异,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

谭五昌:今天大家讨论得很好。基本达到了预想的解读当代诗坛名家作品的目的。谢谢大家的参与。

<< 当代诗歌:边缘的守望与追求 / 个人精神史的深度书写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谭五昌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