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从“超女”现象看当前中国的教育现状与文化境况

 

对话者:梁晓声(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著名作家)

        路文彬(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文学博士)       

时间:200612 

地点: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

 

谭五昌(以下简称谭):目前,“超女”现象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热门话题。我们今天就以此为讨论点,探讨一下“超女”现象带给我们的启示和思考。

首先,“超级女生”缘何成为2005年最热门的文化话题?

 

路文彬(以下简称路):我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视觉化时代,电视等视觉化的传媒手段统治了一切,人们把视觉效果当作一种衡量标准,俗语中“混个脸熟”正说明了这一点。“超级女生”在最大限度上为中国的平民百姓提供了一个亮相的机会,无论在年龄还是在相貌上都绝少限制。恰恰是一张“大众脸”拉近了观众与舞台的距离,表演什么变为次要的,主角本身平民化,更使得他们容易接受这种形象,并参与时尚,进而融入到时尚中。比如猫王在吸毒的时候登台演出,有人指责他不敬业,他却说,其实Fans并不在乎我唱的是什么,他们只是想看到我这张脸,我哪怕只作一个姿势一个动作,也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满足。这正是视觉化效果所致。人们只满足于表面看到的东西,至于背后蕴含的深意却无意去追究。

 

梁晓声(以下简称梁):就像路文彬所说的,全人类正在进入一个视觉欣赏、时尚参与、娱乐满足、快餐文化、个性张扬的时代。这与西方是有共性的,但也有区别。在这里,我想到欧洲大学的价值取向与中国是不相同的。欧洲的大学虽然没有围墙,但实际上是有“围墙”的,大学有其独立的文化价值取向,这样就保持了稳定的社会品质。我们很少看到欧洲大学里的学生会挥着荧光棒欢呼明星,也难想像大学会引进这种娱乐表演。而中国的大学呢,其文化正向大众娱乐文化迎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谭:  “超女”已经成了2005年的关键词,一个标志性的大众文化事件,其中蕴含着极为丰富的文化启示意义。“超女”现象向普通青年人提供了一个最快捷成名的途径,其中不乏大众媒体商业性的操作成分。“平民化”成名更加刺激着渴望成功的青年一代。从中可以看出,大众文化的渗透力是非常大的,应该引起深切的反思。

       就“超女”的演唱本身而言,确实如文彬所言,唱什么已经无关紧要,关键是她们在唱,想唱就唱,充满了青春活力,台上台下形成一种强烈的互动,非常狂热忘情。在青年一代的潜意识里,你的成功就是我的成功。商业炒作其实为青年人出头露面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展示平台。“超女”给普通大众提供了成功的机会以及展示自我的最佳方式。这是关键因素。在大众的视野与想象当中,“超级女生”演唱会活动的操作透明度很高,只要有充足的勇气,就能够成功。“星光大道”、“我型我秀”等娱乐节目都属此类。这在根本上反映出以青年人为主体的大众普遍渴望成名的社会心态。

 

路:   这反映了空虚,时代的空虚。迷恋一个偶像明星是同迷恋一个作家有本质区别的。作家可能会写许多的废稿,辛苦写成的作品不一定会给他本身带来什么显见的利益。而歌星影星的成功则要相对容易的多。现代人把快乐当作一种原则,不愿意去承担,不愿意付出,对回应的强烈诉求其实是一种自恋。在成千上万的人的注视下,得到一种强烈的满足。对一个作家的崇拜是通过他的作品,我们通过他的作品得到一些有益的东西,因而产生钦佩之情。可能我们并不需要去看到作家本人。我们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看到他,但我们的钦佩仍在。而对歌星影星的崇拜则不同,他们给我们的东西只是一种刺激,一种表层的狂欢。这说明人在异化,人的本质是孤独的。只有孤独才能促发人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如唐诗宋词基本上都是在抒发一种难以排遣的寂寞孤独,这正说明了这是一种人类的本质,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东西。对集体的依恋恰恰反映了对孤独的恐惧。孤独和寂寞是要人来承担的,无法回避。而这正是现代人所缺乏的。人们追求狂欢,而超女确是一种集体的狂欢。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说,让人类走向不归路、走向毁灭的不是苦难,而恰恰是娱乐。无节制的娱乐会给人带来毁灭性的后果。比如吸毒,吸毒就是从中得到一种极度的快乐。娱乐不会让人走向真正的快乐,恰恰走向其反面。

 

谭:   大众狂欢何以形成,我想有两点,一是追星心态,二是自恋心态。两种心态混在一起,就促成了“超女”热现象的出现。

梁:   我想打断一下,许多有歌唱等表演天赋的年轻人对此狂热似乎还可以理解,然而有很多在这方面一无所长的人也同样表现出一种巨大的狂热甚至是更极端的狂热,这是什么原因呢?

谭:   归根结底,这还是青年人渴望“成名要趁早”的心态所驱使。

 

 

梁:   星光大道和超级女生有区别吗?我们应避免站在精英文化的立场来绝对化。有的人通过超级女生这一类活动形式,得以脱颖而出,从而走上大众娱乐从业阶层,尤其是一些来自边远贫困地区的青年,对于他们,这未尝是一件坏事。

 

谭:   确实,我们不应该站在大众文化的对立面,去指责或批判什么。而是要用客观、理性的态度去探讨这种大众文化现象。

 

梁:   我在思考,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的官方意识形态在扮演什么角色,对“超女”这类娱乐活动的态度是什么样的?我个人觉得,这其中有一种暗示,现在就业压力比较大,这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如果有这种暗示的话,这种推波助澜同其他国家就有很大的不同。

 

路:   国家确实是有这种暗示功能的。娱乐文化的繁荣预示着一个国家正处在太平、昌盛的阶段。最起码,官方是不反对此类娱乐。但是,把娱乐文化引入教育界又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大学教育的责任,是我们应该学会去承担,要接受什么,批判什么,也就是练就所谓学术的火眼金睛,把历史的重任薪火相传。

 

梁:   对一个国家也罢,时代也罢,文化意味着什么?文化在国家的发展当中起什么作用?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不得不考虑它的文化品质,不仅是科技水平、民众生活水平处于什么层次,还要考虑它的文化在世界文化当中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大学应该为国家和民族培育这种文化,它有这种义务,这就决定了大学与其以外的文化是有区别的。但是大学生们,比如中文系的学生,阅读、看电影,不是你想看什么,而是你必须看什么,这是由学科的要求决定的,这又联系着国家设立这种学科的意义。

 

谭:  在“超女”现象背后,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在中国,“超女”热能使得那么多的学生为之疯狂,这说明了什么?我想,中学教育基本上是应试教育,它压抑了学生活泼的天性,而“超女”激发了学生们的娱乐天性,给了他们展示个性的极大的空间,学生们从中得到一种补偿性快乐。学校的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没有协调好,学生的自我人生设计与学校及家庭的教育目标有相悖之处。青年人想通过此类活动成为大众娱乐明星,实现自我价值的最大化,这同学校及家长的教育理念整体上有很大差距。同时,在有些家庭中父母也给了孩子一定的鼓励,希望借此让自己的孩子在短时间里名利双收。价值取向由精英文化开始向大众文化倾斜,挥着荧光棒的中学生及大学生们在“成名”的想象中,宁愿忘却其学子的身份,融入到极端的娱乐狂欢当中。

路:   这样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把教育本身所赋予的责任和义务消解掉了。“寓教于乐”一词本身就说明了教育至少不是一件太快乐的事情,教育有其庄严性,有承担性,“超级女生”进入北大“百年讲堂”,就是一种标志,让人费解。北大是国人心目中的文化圣地,“超女”的进入就具有了大众文化引领性,比如2006年元旦吉林省一所重点民办高校也请入了各路明星,很明显,教育中的严肃性已经被转移了。娱乐明星带给了大学生什么呢?

 

梁:   从正面说带有示范性,从反面说则带有暗示性。正反两方面都会对社会产生影响。

 

路:   在娱乐中崭露头角的人可能会想,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也能够取得人生的成功。“超女”入大学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学生从明星那里得到了什么?我认为是世俗,娱乐刺激。这些都能从学校之外得到,没有必要引入大学。但在大学中,本应不是这样的。教育理念发生了变化,其神圣与严肃都向着大众化、庸俗化、娱乐化发展。这样的话,教育就不成其为教育了。

 

 

梁:   这里有一个问题:一个学生本人并不看重大学生身份,自己有文艺天赋,她参加这样的“超女”活动,来施展自己的才能,这又何尝不可呢?

 

谭:   当然,有文艺特长的学生另当别论。我指的是大部分没有文艺天分,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的学生也加入了这场狂欢中。我想他(她)们也是加入了成名成星的自我想象的狂欢之中。

 

路:  这其实是他们的一种梦想。并不像“猫王”那样,“猫王”本身有音乐天赋,他组建乐队,进行演出,这是对自我天赋、个人理想的承担,他本身就向人们展示了他那一代人的梦想,以及对现状的表达,诉说了他们的颓废,狂躁,这就是承担。而中国当代的青年一代并非如此。他们不是为了承担,而是为了享乐。我们的教育是欲望式的教育,欲望有两种,一是宣泄,它会带来狂欢,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把欲望、自恋情结宣泄出来。人们想成为“刘德华”、“李宇春”,是因为成千上万的人疯狂的迷恋他们,人们在想象当中实现一种宣泄;二是满足,靠名与利来满足我们的欲望,这是一个欲望化时代,忘却了承担,忘却了敢为天下先的责任。“超女”们决不会引领时代,只是暂时的填补空虚,缓解了内心的伤痛,忘却寂寞,充其量只能称其为一种狂欢而已,不会给时代留下什么,来去一阵风。欲望化的教育导致了一种弱者的教育,教育的商业化让人们要求更多的回报。不是把梦想放在第一位,而是时刻考虑实际利益。许多人报考一个专业很少考虑梦想与兴趣,而是更多估测专业前景,就业机会,以及将来的福利待遇。这其实是一种弱者心态,远非强者所为。如果一个人患得患失的话,决不能成为一个时代的精神领袖。现在的教育是一种利益原则的教育,投入以后是否能够产出,这成为教育关注的焦点。教育的商业化导致了娱乐明星的乘虚而入,因为他们只考虑欲望,“超女”使他们达到了欲望的满足。

 

梁:  我们可以接受超女这一现象,但是不能把它看作一种成功人生的状态。超女进入大学,给了学生一种暗示,仿佛这样的人生才是成功的,这成功同打篮球赛、游戏的成功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路:  超女来到北大,其实只是给学生带来一种快乐。而不能成为一种人生典范 。这是一种价值观的导向:我是你们羡慕的对象,我就是成功的榜样,我们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

 

梁:  我们承认超女能给大众带来快乐,也承认其中必定有人胜出,但这只是一次活动的胜出者,不能作为青年成功的楷模。

 

路:  老师所说的成功是传统意义上的成功,牵涉了很多国家和民族的因素,而超女的成功是一种个人主义的成功。

 

梁:  成功两字的定义是什么?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值得我们思考。

 

谭:  现在的教育确实是一种功利性的教育,传统教育强调社会责任感,9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文化的转型,教育向着功利化方向转变,读书,考大学,考硕士,博士,完全是为个人谋幸福,为家庭争光,个人利益的诉求摆在最重要的位置,这也许是我们当前教育中的最大的误区。

 

梁:  从这个现象当中可以看到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有13亿人口,青少年的基数是多的,进而学子的人数众多,这就给就业带来一定的压力,从而给国家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国外的大学生也会为一个球队而狂欢,也会有一万甚至几万人的大型狂欢,但他们不是为了宣泄,他们时时回味这种欢乐。而我们的孩子把它当作了一剂药,可以看出我们的孩子的可怜。孩子必须上大学才能过普通人的生活,甚至上了大学也未必能过普通人的生活,在这种社会暗示与压力下,狂欢确实成为了一种快效药。

 

谭:  功利性的教育,就会暗示那些没有在考试和相关竞争中胜出的人是失败的。

 

梁:  这就强化了人生非竞争而不可继续下去的暗示。

 

谭:  在这种压力下,个性渴望释放,大学生们呼喊“李宇春万岁”其实就是说“个性万岁”。“超女”之所以受到人们的热烈追捧就是因为她们表达了这种强烈的个性。

梁:  那她们以后在娱乐圈能否站住脚呢?他们本人看已经成功了,那其他人怎么看?

 

路: 这只是一种暂时的成功。弱者的教育、欲望化的教育导致了一些问题,超女走入校园,为大多数学生倾倒,当利益成为人生的一种指向时,现在的孩子在物质上非常丰富,在精神上却非常贫困,比如《安其拉的灰烬》中,人们那么贫穷,精神上却如此的富有,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前不久北大一硕士离家出走,只是因为感觉自己人生的失败,他把这种失败定义为没有房子、女友、金钱。

 

梁:  不稳定的社会里这种比较心理很严重,通过比较发现人们之间的差距很大。而我们那一代人知青生活状况基本相同,没有发生比较以后的巨大差距。就不会承载那种痛苦,而现在同是大学生、硕士、博士,五六年之后将在社会上拉开极大的距离,这是一个人生必须面对的问题,其中包括很多因素。因此,普通人的平凡人生才是一种普遍状态。当下的教育中,普通人生状态受到轻蔑,大众文化表现出了对于那些不普通人生的热力追捧,这就暗示了普通人生是失败的人生,在早年浩然的小说中曾有这样的话“谁发家谁英雄,谁受穷谁狗熊”,当文化调动了它的全部能动性,开始暗示这种价值取向的时候就产生了一定危害,而我们的文化恰恰是充满了这种暗示,比如说在30岁之前成为百万富翁是成功的,就暗示了不能成为百万富翁就是失败的人生。大众传媒的宣扬确定人生价值的定位,然后是中小学教育和家长教育的误导打击了一大批人的人生梦想,破坏了他们的人生情趣,在这种情况下,“超女现象”作为一种药剂让他们忘却了痛苦,得到一种想象中的满足。

 

谭:  刚才文彬的这个例子正好说明了现在青年人的人生价值取向仅仅围绕物质因素而定位的。

梁:  这就涉及对成功人生的定义以及对人生本身意义的定义,难道一个普通的人生就没有意义吗?

 

谭:“ 超女”之所以能风靡大江南北,是它为青年人树立了一种人生成功的模式,那位北大硕士的出走是因为他没有得到他所想象的成功,他认为自己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

梁: 我曾经用数轴来表述人生,零点表示人的出生,其实在人一出生的时候,差别就已经开始了。成功是相对而言的。而我们的教育在强调比较,我们的文化也在宣扬比较,久而久之就暗示出成功的人生模式

 

 

路: 五六十年代的人们幸福指数要高得多,物质很贫乏,精神上却快乐。现在人们的欲望指数在升高,满足感的程度也相应的提高,越富有快乐越少,梦想在缺失,正如同现在的孩子,家长为其提供了优裕的物质条件,却限制了他们梦想的空间,使他们失去了方向感。大学生自杀现象显示了人们的空虚。时代把我们的物质欲望激发出来,并抬得很高,当我们达到一种欲望的时候,我们却缺乏满足感,在贫穷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得到满足,而现在我们物质很丰裕的时候找不到精神上的满足。在《清贫的思想》一书中,作者很好地阐释了这一点。脱俗的方式就是不断的阅读,在这个时代,电视等媒体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阅读却被疏远了,在一个民族放逐阅读的时候,他的精神必然会导致空虚,所谓大众文化也就是集体文化,我们是一致的,我们没有头脑,我们能够很好的融在一起,而阅读使我们保持了独立的个体,即使在一起也是独联体,思想依然存在。就像一个口袋里的土豆,虽聚在一起却保持了相对的独立。我们今天这个集体是一个没有头脑的集体,每一个人失去了各自的标志,从而导致空虚。90年代以来文学作品中大量出现“死亡”,尤其是80后一代的作品特别明显。

今天的教育应该由此切入进行反思。

 

谭:家长和学校教育应该调整教育理念,减少对物质功名的依赖,用知识、思想、信仰来武装自己,与大众文化保持某种必要的距离,以一个健全的心态重新找到幸福的方向,即使作为平民,也能踏踏实实的为社会做一份贡献,而不至于否定自己的人生甚至走上绝路。

 

路:  现在的教育把人们的物质欲望煽动起来了,却很少给人以精神上的力量, 这是值得忧虑的。

 

谭: 在宏观文化视野中对“超女”现象应如何客观定位呢?有些人认为“超女”现象是民主的体现,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这是否拔高了这一文化现象呢?

 

路: 我觉得“超女”现象的出现,其负面意义大于正面意义,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是个狂欢的时代,“超女”的出现不过是增加了一个狂欢的机会,把它理解为民主权利的体现未免牵强。“超女”的成功操作归结为视觉文化的时代背景,所谓的民主权利,含义很模糊,这种民主到底是给谁的民主,会不会被滥用,其背后蕴藏着巨大的商业市场,巨大的商业之手在操作着这件事。视觉文化给它提供了充分的舞台,商业文化给它加大了马力,这是两种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

 

梁: 现代媒体的娱乐节目泛滥,这表明了什么?

 

路: 西方有一种说法是“识字文化”,与之相对应的是“文盲文化”。现在“超女”现象正是“文盲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文盲文化”无止境地冲击着我们的“识字文化”即我们的“读写文化”,现在我们大多人每天都在看电视、听流行音乐,却很少读书,阅读处在一个极为次要的位置。这不能不让人焦虑。

 

梁: 最近十年,中国的人文文化相对薄弱,不像西方一直在强调“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孩子”,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获得平凡中的幸福,在我们不断塑造这种成功人生模式的时候,西方文化一直没有忘记肯定普通人生的意义。

 

谭: 我认为文彬说到的“文盲文化”很深刻,但我还是觉得“超女”代表了一种流行文化与时尚文化。

 

路: 我说的“文盲文化”是相对于“读写文化”而言的,“文盲文化”现在确实存在着,我们并不认为它的存在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它只是以较低的层次存在着。

 

梁: 商业文化存在有它的合理性,可以以比较平和的心态来对待,但是它进入大学并掀起狂热的风潮,变为和民主话语有关,和成功人生模式有关,这就应引起警惕了。

 

路: 相对于“文盲文化”来说,“读写文化”就代表着一种精英文化。“超女”现象已经是一个商业陷阱,因为钱不分雅俗,当一种商业现象被莘莘学子所追捧时,有人喜欢是正常的,但无人抵制就是不正常的。

 

 

 

谭:“超女”的流行使得象牙塔已不再高雅,大学成为大众文化的参与者,大学毕竟是保持一个知识精英立场的圣地,而现在“超女”现象这种流行文化的渗入校园,导致学子们的功利思维“白热化”。我们可以宽容“超女”及大众文化现象存在,并充分肯定其积极的社会与文化的意义,但是作为知识者,我们也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守自身的文化立场,捍卫高雅的文化艺术。

 

路:精英文化应该在民族文化中起引领作用。而如今,精英文化正在中国逐步缺失,向粗鄙化发展。

 

梁:粗鄙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从“超女”现象,我们可以反观当前中国文化与文学的现象。

 

路:精英就意味着承担、责任、寂寞和痛苦。而目前的精英文化心态上是不成熟的,不坚定的,表现为缺少信仰,缺少批判力度和正确的方向。人们阅读的缺失,引起的空虚,是很恐怖的,这让我不安。

 

谭:我们今天的讨论,基本上做到了畅所欲言,由“超女”现象引起的对教育问题和社会文化的讨论,属于一家之言。希望引发关心这一社会文化现象的人们的进一步的深入探讨与思考。

<< 中国当代诗歌死亡书写中的精神幻象 / 树才诗歌评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谭五昌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