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像狼一样自由奔突在诗歌之境”,这是我在阅读青年诗人南方狼诗集《狼的爪痕》中逐渐产生的一种感性印象,这种感性化的阅读印象在完成本诗集的阅读后变得愈益强烈和固执起来。依凭我往日的阅读及评论经验,我有信心自认为把握住了该作者诗歌写作的艺术特点或其精华所在。

      南方狼原名谢世纪,长于重庆,是一位典型的南方小伙子,几年前负笈求学京城,毕业后留居下来,但其“外省青年”的边缘者身份仍是一种无法摆脱的社会存在。据我个人的主观臆断,小谢取笔名为“南方狼”自有一番深意存焉:“南方”应是小谢对其地域文化身份的自我确认,而“狼”则表征着小谢在诗艺上的美学追求与其诗学追求上的勃勃雄心(俗谚中有“狼子野心”的说法,但我在此是在褒义性地使用这一说法与语汇)。更确切一点地说,从诗学角度而论,“南方狼”这个笔名喻含着这位来自南方的青年诗人对于粗犷、苍凉的诗歌风格(与“狼”的形象有内在契合之处)的自觉追求,简言之,语言、意象、情感及思想的力度为其诗歌的最高美学目标和诗学追求,这或许是南方狼将其诗集命名为《狼的爪痕》的深层用意之所在。

      回到开篇话题来谈,“像狼一样自由奔突在诗歌之境”,这是我对南方狼诗歌艺术特色感性印象的浓缩性概括。它直观性地显示了南方狼纵笔抒写、意气自如的诗歌才能所带给阅读者的强烈印象与有力冲击。从学理层面而论,在这本诗集中,我感受到了南方狼开阔的诗歌视野以及处理丰富诗歌题材的文学能力,南方狼既能从日常风物及生活场景中敏锐地发现诗意,又能从以往的经典诗歌作品与其片断中生发出新鲜的诗情,从而以其整体上比较出色的“发现”能力为其诗歌写作提供了丰富的灵感,同时也为阅读者带来了丰富性的审美阅读体验与感受(这一点从诗集的目录上也能比较鲜明地体现出来)。

      相形之下,南方狼在其诗歌写作中所表现出来的对于不同诗学趣味与美学风格的“兼容性”或“整合”能力更令我欣赏。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一点使南方狼从当下的青年诗人群体(在此特指20世纪70年代末与80年代初出生的诗人)当中脱颖而出具有了现实的可能性,也是其艺术个性与诗歌才华得以充分彰显的地方。在南方狼的整部诗集中,我们既能真切感受到其古典美学风格及诗学趣味的内在性弥漫,又能鲜明地体现出其现代及后现代美学风格及诗学趣味的外在性张扬。而且,这些体现不同美学风格及诗学趣味的诗歌文体往往能以其相对独立的诗学品质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并给阅读者带来一种相应的审美阅读感受。

黄莺拔动柳之琴弦
春就把桃红的唇印
吻在树间

关于冬天的空白
冰雪的硬化
已被热恋燃尽

当天地间奔起缠绵的雨丝
还有什么能够阻挡
绿色被褥里
一双耳鬓厮磨的鱼或者
花草幽径上那对
相濡以沫的蝶
   ――《爱情与赞美诗》

      在这首以爱情为题材及主题的短诗中,作者诗学趣味上的古典倾向极其鲜明。无论是意象的运用还是意境的营造在精神气质上均与中国古典诗词十分契合。从艺术表现角度而论,这首短诗写得空灵有味,颇耐咀嚼。
在语言、意象的简洁、节制上与《爱情与赞美诗》颇有类似之处,《灾荒年》一诗却体现了与古典趣味相对立的现代(现代派)特色:

其实只需三天
用黑铁粉末替换所有
微小的食物

随意掰开一张
蚂蚁的嘴
你会看到
叮叮铛铛碎光了的牙齿

      该诗语言、意象运用上的简洁与凝炼虽然高度“古典化”,但传达的对于生命与世界的审丑式的残酷感受与体验完全是现代式的,篇幅虽然极为精短,却能带给读者以巨大的灵魂与心灵上的震撼和冲击。

      除古典及现代诗学趣味与美学风格的充分彰显之外,作者在其诗歌写作中还鲜明地表露了他对后现代主义诗学(可以理解为一种解构主义诗学)趣味及风格上的自觉吸纳,力图以此建构起多元化(多样性)、开放性的诗学体系。体现后现代诗学趣味的诗歌文本在其诗集中不在少数,《一个豆沙餐包》是此方面的代表性诗歌文本:

配料:面包粉(西方人爱说:面包总会有的。
其实面包粉才称得上俯拾皆是,
不如改作,面包粉总是会有的。)
水(水的滋润使万物纯洁)
豆沙(红豆――相思; 飞沙――别离)
白砂糖(砂糖的制作方法从天竺国传入
这对历史系的学生很重要)
鸡蛋(邻家大妈抱怨:“鸡蛋又涨价了。”)
食用油脂(对于一个国家,原油储量多多益善
对于一个人,脂肪多了却不是好事)
酵母(我首先想到了美国畅销书《教父》)

      这是《一个豆沙餐包》的开头一节,极其典型地表征出了后现代的写作手法及精神特质:反讽、调侃、黑色幽默、游戏态度(取消深度)。在诗集的第一辑(“狼的思想”)里面,作者对于后现代诗学趣味的亲近态度达到了某种颇为令人瞩目的程度。然而,如果细加体察的话,作者后现代式的诗学趣味仍然具有其现代式的严肃态度。换言之,作者是以现代或现代主义式的精神立场与诗艺追求为其自觉的“底线”与根基的,并未走向彻底解构精神与艺术的所谓“后现代主义”写作(比如时下仍然比较流行的)“纯口语写作”、“身体性写作”或“欲望化写作”的“先锋”境界。

      在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通常情况下,南方狼能够将古典的、现代的以及后现代的诗学趣味及美学风格“整合”到一首诗的写作过程之中,从而使其诗歌文本充满“异质混成”的质素,也使得他的诗歌文本往往具有充满张力关系的审美艺术空间,给人带来的阅读感受因此也具有“立体性”的艺术效果。现以《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情幽幽无绝期》一诗为例:

多雨的江南
情花开遍距离
自太初就形成的两盏明眸之间
古人的恋爱需要桥、伞这些抒情因素,最忌楼
空,弦断,多事的和尚与石塔。如这一切发生
余下青鸟夜夜蘸渔火治疗断翼,谁的
恨如一弯月,重复圆缺阴晴

此刻不宜讲结局,只因
情花锈了
幽咽的井露出深不可测的
幽静,守候干涸
无非是拆开些黄梅时节,在
绝望的伤口撒一把花籽
期待风中的芬芳重新转过脸来

      简略说来,此诗融合外在(明显)的古典题材与意象,内在的现代式的痛苦生命体验以及充满后现代意味的“无叙述”话语式于一炉,体现了古典、现代及后现代诗学趣味与审美质素的互融互渗及其“混合”性质,构成了内涵丰富而复杂的独特文本面貌,同时因之也造成了其诗歌文本审美艺术及精神价值的丰富性与独特性。

      南方狼是一位年仅二十出头的青年诗人,但他在诗歌写作中所表现出来的浑洒自如的诗歌才华令我颇为赏识并愿对他寄予更高的期望。诗人海啸曾赞赏南方狼的诗歌文本“闪现着黄金的光泽”,我从褒奖并激励一位有才华的诗人的角度出发是很认同这种说法与评价的。的确,南方狼的大多数诗歌文本写得简洁、有力而到位,意象的运用与处理常常显示出少年老成式的老到与从容,底气很足,诗集中的许多文本(《霉》、《如果一位亲友离去》、《与我决裂的童年,夜夜歌唱着动人故乡》、《突变》、《太原印象》、《笼》等)都是颇见艺术功力的诗歌佳作,与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诗歌同行比较起来,南方狼在其诗歌文本中所表现出来的巨大艺术潜力是并不多见的,堪称其中的佼佼者,尤其是他年纪轻轻,但他在其诗歌写作中却有清醒的方向感与独立的诗学品质,能够摆脱年轻人习诗过程中常常难以摆脱的盲目趋鹜时尚的“惯性力量”,并能在其文本中显示出较强的诗艺上的“整合”能力。仅此而论,就当让我对其刮目相看。当然,由于作者尚处于年轻诗人通常必经的诗艺探索与磨砺阶段,其诗歌写作也存在不少可以挑剔出来的缺点或不足。比如:他的一些文本因追求深度意象但把握失度而造成不必要的晦涩难解;或者思维跳跃性太大,缺乏必要的艺术铺垫和内在情感逻辑关联,而使一些诗歌文本的阅读存在程度不等的“突兀”之感。另外,不少文本局部性的表述及意象的准确与精确性方面也可再加以改进。但总体而观,瑕不掩瑜,南方狼依然称得上一位靠实力来说话的青年诗人,我期望他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真正以一匹来自南方的狼的英武姿态,在21世纪新诗的原野上更为迅猛有力地自由奔突,驰骋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诗的开阔地!

    
            2004年7月6日晚,写于北京北太平庄
<< 证 词(三首) / 诗歌出版怎么啦——访诗歌评论家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谭五昌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