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伊曼同学,文字功底扎实,其报道和评论中流露出一个大学生的活力和热情。作为校园记者,有丰富的采访经验,报道角度独特。性格开朗,沟通能力强,相信她一定能在这次活动中有出色发挥!
新时期以来重庆诗歌略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新时期以来重庆诗歌略谈 谭五昌 这里所谓的“新时期”,是姑且遵循诸多学者对当代文学一个分期概念的认同与命名,它在时间上特指20世纪70年代末及整个80年代。从20世纪80年代迄今为止,重庆诗歌已走过20余年的发展历程。一大批才华卓具的重庆诗人,在不同的历史时段为重庆诗歌添加了颇为绚丽夺目的艺术光芒,构建了重庆诗歌自身的艺术声誉。在此,我想对重庆诗歌的发展历程及其总体风貌分成三个阶段(20世纪80年代、20世纪90年代、21世纪初)予以粗线条的描述与勾勒。  对于重庆诗歌来说,20世纪80年代无疑称得上是它的“黄金时代”,它与当时四川成都、南充、西昌等“第三代诗歌”运动策源地构成犄角之势,互为呼应,推动了中国当代先锋诗潮的迅猛发展势头,并且具有某种领风气之先的优越性诗歌地位。因为当时重庆
回归自然 追求和谐:21世纪东西方诗歌的共同使命——在印度第27届世界诗人大会上的发言 谭五昌 尊敬的大会主席、秘书长先生 尊敬的各国诗人朋友们: 大家好! 今天,我非常荣幸地以中国诗歌评论家的身份发言,与来自世界各国的诗人朋友一起来探讨诗歌方面的话题,进行诗歌的对话与交流。在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情势下,诗歌的功能和价值被凸显到更加引人注目的位置。无论世界各国的诗歌在自己国家的具体处境如何,诗歌作为人类美好精神价值的载体,它在人类精神生活中所具有的重要性却是一如从前,甚至显得比过去更为重要,因为从世界范围来看,以当今高科技为表征的人类现代化进程在日益加速,人与自然的对立与分裂情形在大面积地蔓延,人类自身的精神危机也在空前加剧。这是21世纪东西方诗
诗歌如何才能具有感染力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诗歌如何才能具有感染力 谭五昌 从一般意义上而言,这个命题并无任何新意。但是,当我们把这个命题置入当下诗歌语境和文化语境中来加以考察和审视的话,它的重要性便凸现得异常“尖锐”和强烈.换言之,对这个命题的提出和强调,将为诗人们当下的诗歌写作提供价值向度和精神向度上的深刻自省或反思. 自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至当下,诗歌的一再“边缘化”已是不争的事实.众所周知,诗歌遭受人们的冷落乃是一种历史意志的体现,这里面有其深刻的社会转型与文化变迁的外在客观原因.然而,作为一名诗人,面对自身悲剧性的历史境遇,是完全的随波逐流,一味地向时代和现实“献媚”,还是保持住诗人独特的品质和禀性,以自身的人格力量与当今这个高度物化的时代勇敢地进行精神的抗争,从而维护诗人自
大理的蝴蝶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大理的蝴蝶 ——在云南大理观看大型歌舞《蝴蝶之梦》有感两只蝴蝶开启了梦境的源头两只蝴蝶照亮了梦境的尽头其中一只英俊勇敢的名叫阿鹏另一只美丽痴情的名叫金花 苍山与洱海为两只名叫阿鹏和金花的蝴蝶为无数只名叫阿鹏和金花的蝴蝶铺展开一片神奇辽阔的蓝色梦床 这两只蝴蝶从历史的深处翩翩飞来无数只蝴蝶从历史的深处翩翩飞来彩色的翅膀晾晒着爱与美的梦想在时间面前永不褪色 当爱情的风暴掀动着大理这块古老迷人的土地两只蝴蝶,两只蝴蝶身后数不清的蝴蝶以飞蛾扑火般无畏、绝美的姿态带给人们超越时空的经典而新鲜的感动 注:大理地区通常把英俊勇敢的白族小伙子称为“阿鹏”,把美丽痴情的白族姑娘称为“金花”。2005.5.18匆匆作于第十届(大理)国际诗人笔会闭幕式期间
当代诗歌:边缘的守望与追求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当代诗歌:边缘的守望与追求 ——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秘书长、诗评家谭五昌访谈录 记者:作为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秘书长,您非常关注现代汉语诗歌与世界其他语种诗歌交流。目前诗歌在中国处于一个边缘化的位置,在世界上也是这样吗? 谭五昌:诗歌的边缘化实际上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比如在美国,诗集的出版数量很少,多是自费出版,发行量也不大。比起世界其他国家,中国的诗歌状况可能更好一些。比如,在中国诗歌活动的举办频率、次数等均远远多于西方国家。不久前,台湾著名诗人罗门先生到北师大作演讲,很多学生去听了讲座。罗门先生很受震撼,他对我说,在台湾、在西方,很少见到在大陆这样“火暴”的诗歌场面,非常出乎他本人的意料。虽然都存在诗歌被边缘化的现象,但西方诗人的心态相对而言比中国诗人要更加平和一
当代诗坛名家作品课堂讲析:严力诗三首解读主持人: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诗评家)参与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生、教育硕士生时间:2005年11月1日地点: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研究所 谭五昌:严力是当代诗歌界最具活力的诗人之一,他历经了几个诗歌创作阶段,从最早的白洋淀诗群,到八十年代的朦胧诗,严力都沾边。据严力本人讲,他与北岛、芒克等朦胧诗人有过诗学上的密切接触,也就是说,在艺术滋养上,与朦胧诗人有比较密切的联系。但是,严力与那些朦胧诗人的情况有些区别,比如北岛和芒克,他们基本上都是历史性的诗人。当他们经历了他们辉煌的创作历程后,在九十年代,基本上属于他们的沉寂期。尽管北岛现在也还在创作,但诗歌界比较普遍地认为,北岛的诗歌成就和诗歌形象,还
个人精神史的深度书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简评南鸥的诗 谭五昌南鸥是一位命途多舛的诗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命途多舛是不幸的;而对于诗人而言则未必如此。命运把最为密集、丰富的精神遭际,交付于一个能够同时用心灵承担和用语言来思考与言说它的人,让这个人成就为真正的诗人。南鸥就是这么一位由命运造成的真正的诗人。生于20世纪六十年代的南鸥,他青春中最美好的五六年时光是在牢狱和流亡中度过的。20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于青春的理想激情与力图打破社会规范的叛逆行为,南鸥历经了入狱、越狱、流亡和再次入狱的坎坷遭遇。虽然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南鸥逐渐步入了日常生活的正轨,但他青春岁月中那一段坎坷的遭遇在他的诗歌中留下了极为鲜明深刻的精神印记。可以说,对生命、死亡、命运、信仰和苦难的思考成为
本文从主题分析的角度对余华近期的长篇小说《兄弟》(上部)进行阐释,以“文革”叙事、欲望叙事、苦难叙事及“亲情”叙事四种叙事类型为切入点,将小说所表现的四种主题意向归纳为“反思‘文革’的荒谬性”主题、“欲望”主题、“苦难”主题及“亲情”主题,并对这四种主题意向之间的关系作了具体而简要的分析。在此基础上,本文认为长篇小说《兄弟》(上部)在主题的独特性与深刻性上有所欠缺。

谭五昌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